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诉讼指南开庭公告法律法规庭审直播网上立案
当前位置: 法苑文化 -> 法官随笔

戒酒

  发布时间:2016-09-02 09:35:56


    本乡有一人名叫阿力,身材高大,体格健壮,因少时练过几年拳脚,三五人与其搏斗,还真不是他对手,加之为人豪爽,不拘小节,爱打抱不平,在地方上小有名气。

    阿力嗜酒如命,每饮必醉。由于工资较低,老婆又是妻管严,金钱入库,就别想再弄出半个子儿,按阿力的话讲就是狗蛋衙门——有进无出。手中无钱,喝酒后在饭店记下N笔小账,欠下了店家一些酒钱长时间不还,惹得店家不高兴,说几句含沙射影、不疼不痒的讽刺话,他皮糙肉厚又不在乎,有时说烦了他给店家来个“大闹天宫”,把桌子都掀翻了。店家怕他拳脚厉害,拿他没办法,只好心中骂着娘,还得把酒菜端上来。酒醉归去,或单位或家中,一头扎到床上,任你有天大的急事,也不能把他喊醒,急了扇两巴掌在他膀子上,他顶多咕囔两句梦语,翻个身又沉过去。为此,耽搁了不少正事,单位和家人对其有了看法。老婆苦口婆心劝他,他就是听不进去,还经常在家中发酒疯儿,打过老婆,踹过儿子,搡过女儿,门窗的玻璃被他打碎几次,后来老婆也懒得再相劝了。里屋的包箱木门被他踢了个大洞,一直张着难看的大口子,弄得家不像个家。逼急了,老婆就发动他的老母来训斥,去哀求他的同事、朋友不要再和他一起喝酒,甚至以死相胁,各种法儿都使尽了,但收效甚微,别人不和他喝,他自己从商店中买来一、二元一斤的散白酒,一包花生米、两个咸鸭蛋,看着电视,自斟自饮,中午的酒还没有醒过来,晚上又接上了,天天是醉生梦死,晕晕乎乎。老婆见他不可救要,打又打不过,离婚又离不了,一睹气带着孩子远走高飞去外地打工谋生。

    老婆走了,无人管了,阿力更是以酒度日,两眼通红,满身酒气。一日酒醉在路上与一人骑车相撞,发生口角,对方电话招来七八条壮汉,把他收拾了一通,扔在路边扬长而去。这下倒是把他给打“醒”了,回家后,面对四壁,冷冷清清,孤家寡人,好生业仗。思前想后,皆因喝酒引起,便萌生戒酒之心、悔过自新、重新做人。于是邀来他的同事阿龙到一饭店,要了酒菜,让阿龙做见证人,对天发誓,吃过这顿饭,从此戒酒,接回老婆孩子,好好过日子,但这一次必须喝好了,就算是和酒的最后别离。阿龙被他的诚意打动,愿做证人,监督他戒酒,二人敞开了肚皮,推杯换盏,一醉方休。然三日后,他又去找阿龙,说是自己没出息,肚中似有个小虫子在勾,禁不住酒的诱惑,自己又偷着喝了,而且又是和以前一样大醉,等醒来后悔不已,痛恨自己无毅力,说话不算数,无脸见人。请阿龙再做一次戒酒的见证人,这次真戒,阿龙数落了他一顿,出于救人之心,再一次和他到了饭店,上酒、发誓、对饮、醉归。可三日后,又来找阿龙帮忙再做戒酒证人……

    如此反复多次,酒没戒了,阿龙对他失去了信心,叹之,以酒戒酒,如何能久?是年冬天一个朔风呼啸的早晨,有人发现阿力冻死在一酒店不远处的墙角处,身边躺着一个二锅头的空瓶子。

文章出处:研究室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260805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